當前位置:葉苑繁體小説閲讀 > 都市 > 上門龍婿又名_至尊龍婿_主角_葉辰 > 第2505章 人心惶惶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上門龍婿又名_至尊龍婿_主角_葉辰 第2505章 人心惶惶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-

解藥中的靈氣微乎其微,這雖然能讓葉辰斷定,煉製丹藥的人必然也精通靈氣,但葉辰卻無法通過丹藥揣著對方的修為。

畢竟,這解藥的藥力實在有些低的過分,葉辰感覺,其最大的用處,並不是能夠壓製服用者體內的毒藥,而是似乎隻是為了其體內的劇毒發送一個暫時先彆急著發作的信號。

他看著這些解藥,心中不禁揣測,如果破清會在全世界範圍內,有十個死士基地,那連同死士、死士家屬,以及驍騎衛,恐怕至少有幾萬人。

除此之外,還有散落在世界各地的“書生”、“嚮導”、“特使”、“都督”、“虎賁營”、“速運公司”以及各種各樣的配套人員。

粗略估計,麾下人馬至少十萬,甚至更多。

這超過十萬人馬,絕大部分都是每週都要服用一顆解藥,也就是說,破清會每天產出的解藥,就要在一兩萬顆甚至更多。

這麼大的需求量,不可能讓掌握靈氣的高手負責,否則的話,就等於把實力最強的那一小撮人,按在了製造解藥的血汗工廠裡,實在大材小用。

所以,葉辰估計,破清會應該有一個成規模的丹藥加工基地,英主,或者其麾下掌握靈氣的人,將核心丹藥煉製出來之後,交由加工基地用特定的配方進行稀釋。

目前,葉辰能找到的線索,基本都有很強的獨立性,很難找到一個實際的線索,把塞浦路斯這個死士

基地,與組織的更高層聯絡起來。

但是現在看來,唯一貫穿了破清會所有環節的,便是解藥的生產和運輸。

解藥是一條真正實際存在的紐帶,它會用解藥的運輸線路,將所有外部的組織架構與它聯絡起來,若是能找到解藥一路送下來的輸出路徑,就能找到這個丹藥加工基地。

而這個丹藥加工基地,也絕非隔絕於破清會總部或者高層的獨立存在,因為它生產的解藥裡,必須有具備靈氣的丹藥作為核心原材料,所以它的上遊,必然還有一個靈氣丹藥的輸入路徑。

一旦找到這個輸入路徑,或許就能一路順藤摸瓜,找到破清會真正的核心。

打定主意,葉辰便問段立業:“你剛纔說,解藥到土耳其的時間地點都是隨機的,具體說說你們接收解藥是什麼流程。”

“好。”段立業恭敬的說道:“一般我們會毫無預兆的,收到一個通過衛星通訊發送的座標和一個六位數的回執碼,座標可能在土耳其的任何一個地方,我們收到地址之後,就會立刻趕過去接收。”

說著,段立業又道:“他們通常會選擇一個荒郊野嶺來安置保險箱,由於座標精確到米,所以我們抵達指定座標之後,隻要在平地上試著挖一下,很快就能找到保險箱的位置。”

“荒郊野嶺?”葉辰不由皺眉。

看來,這幫人的流程確實很縝密,荒郊野嶺那種地方,冇有任何監控設備

而且對方又是先隨機選擇地點,所以根本不可能做到提前布控。

而等對方從容不迫的將解藥安放好,還有足夠的時間來清理掉所有線索,然後再將這個座標告知對方。

甚至,對方有可能一次性在土耳其境內埋下多個保險箱,隻是在往後的時間裡,每隔一段時間公佈其中一個保險箱的座標。

如此一來,想追查這條線,就更是難上加難。

隨即,葉辰又問道:“你們每次過去接收保險箱的時候,有發現他們安置保險箱時留下的痕跡嗎?”

“冇有。”段立業搖頭道:“我還特地注意過這一點,但每次接收解藥的時候,都冇發現有任何痕跡,冇有腳印,也冇有車輪印,要麼是他們走的時候特殊處理過,要麼就是他們埋下保險箱的時間已經足夠長,風吹日曬自然掩蓋了他們留下的痕跡,也可能是兩者都有。”

葉辰不由咂了咂嘴,問他:“找到之後呢?要給他們反饋嗎?”

“要。”段立業道:“保險箱有一個密碼輸入區域,但是這個區域並不是用來開啟保險箱門的,而是用來給組織發送回執的,隻要輸入正確的回執碼,組織就能確認我們已經安全接收。”

聽到這裡,葉辰一時間也不知道,自己究竟該用什麼樣的辦法,抓住對方解藥的這條線索。

這時,輪船發出十分刺耳的汽笛聲,同時船速也慢了不少,這讓葉辰意識到,船快要靠岸

了。

於是,他立刻將段立業帶來的解藥丟回衣櫃,轉而裹上其中一件黑袍,隨後便對段立業說道:“我偽裝成你的副手、和你一起去銅礦,你以前怎麼跟他們交接的,這次就還怎麼交接。”

段立業不假思索的點了點頭:“遵命!”

說罷,他便也拿過一件黑袍,嫻熟的套在身上並用碩大的帽子將整個腦袋完全罩在其中。

葉辰也有樣學樣,用那黑袍的連衣帽,將自己的頭罩了起來。

他發現,這黑袍的帽子十分寬大,而且帽子部分的布料是輕薄的沙質,就算是帽子將臉整個遮住,也不妨礙視線。

隨後,葉辰與段立業來到門前,看著那個如木頭板站立不動的武者,冷聲說道:“聽好,除了我們兩個之外,如果有其他人敢進這個房間,殺無赦!”

對方立刻被葉辰的心理暗示所控製,當即恭敬的點頭說道:“屬下遵命!”

……

兩人邁步從房間內走出的時候,外麵已經開始忙碌起來。

大部分負責警戒的驍騎衛都返回到了橋樓之上,待船停穩之後,他們會帶著所有船員進入輪機室,以免這些船員窺探到任何線索。

而此時的輪船,距離碼頭隻剩下一兩公裡的距離。

葉辰與段立業直接走出橋樓,來到甲板之上。

甲板上,兩名船員與兩名驍騎衛正站在船的左舷,等著拋纜繩完成靠岸。

而葉辰已經能夠看到前方這個不大的碼頭上,此時正燈火通

明,多輛卡車、裝卸車,此時已經在這裡嚴陣以待。

除此之外,葉辰還看到幾輛小轎車,想來應該是等著迎接段立業的車隊。

貨輪在即將靠港的時候啟動反推,隨後航行速度迅速降了下來,並且側著船身靠向碼頭。

待船停穩之後,段立業一馬當先,從甲板內側的旋梯一路向下,而此時下方的艙門也已經被兩名船員打開。

與此同時,貨輪旁邊的起重機已經開始緩緩移動,看來是要開始卸貨了。

由於葉辰讓段立業按照以前的交接方式正常交接,所以此時的段立業,完全進入到了自己往常對接的節奏。

當他邁步從艙門走出去時,外麵已經有多名男子在此等候,見段立業與葉辰走下來,為首那人立刻恭敬的對段立業說道:“特使大人,您……您一路辛苦了!”

葉辰聽得出,這人的語氣帶著幾分緊張與忐忑。

再看他身邊的其他人,一個個也是緊張不已。

葉辰推測,他應該是因為前幾天在伯根的那場失敗,而忐忑不安。

畢竟,林婉兒是英主親自點名要的人,結果他們的人卻冇能完成這個艱钜的任務。

而現在又恰好到了送解藥的時間,他們生怕英主會重複二十年前的手段,將他們這個基地的所有人,都置於死地。

麵對幾人的恭敬與忐忑,段立業隻是鼻息間淡淡嗯了一聲,看都冇看那人一眼,便徑直朝著那三輛小轎車走了過去。

為首那

人連忙快跑幾步,衝到中間那輛奔馳車前,幫段立業拉開車門,隨後又幫葉辰將副駕駛的車門拉開。

一襲黑袍的段立業率先坐進汽車後排,葉辰也緊跟著坐上了副駕。

隨後,迎接的這幾人迅速坐進前後兩輛車裡,車隊迅速離開碼頭,駛向距離碼頭僅有約莫一千米之遙的銅礦。

車隊繞出碼頭,眨眼間便行駛到了銅礦的正門處,自動大門提前打開,讓這三輛車能夠不減速的長驅直入。

這座銅礦,外麵看起來與萬龍殿的基地有幾分相似,不過規模上就小了許多。

其內部雖然看起來冇什麼異常,但葉辰還是發現了許多隱秘的暗哨及火力點。

看得出,這裡戒備十分森嚴。

車隊直接開到一座辦公樓樣式的建築前停下,而此時,樓下已經多人在此等候。

為首的中年男人穿著考究,頗有一副大企業家的做派。

在中年男人身邊,站著一個戴眼鏡的年輕人,年輕人又瘦又高,看起來書卷氣很濃,一眼看去,給人的第一感覺,便像是那箇中年男人的助理或者秘書。

隻是,葉辰卻發現,那中年人其實冇什麼修為,甚至連武者都不算,倒是這個書卷氣很濃的年輕人,竟然也是一名暗境高手,隻是等級相對較低,隻是暗境兩重天。

結合之前段立業的供述,估摸著,這箇中年人應該是這座銅礦表麵上的管理者,而他身邊那個助理一般的年輕人,則很可

能是這裡的真正實控人,那七名驍騎衛口中的節度使。

在這年輕人的身後,還有幾名武道高手,不過剩下這幾人裡,實力最強的,也隻是一名明境大圓滿的老者。

不過,眼下這些人的表情,都帶著幾分惶恐,想來,也都在為上次的失敗而惶惶不可終日。

車停穩後,那助理模樣的年輕人率先上前,恭敬的替葉辰和段立業拉開車門。

而段立業剛一下車,那穿著考究的男人便走上前來,恭敬的說道:“特使大人,您辛苦了!”

暗境一重天的年輕人也微微躬身,虔誠的說道:“特使大人辛苦了!”

後麵的人則一齊鞠躬,高聲喊道:“特使大人辛苦了!”

段立業隻是抬了抬手,淡淡的說道:“進去說吧。”

“好!您這邊請!”那年輕人連忙恭敬的做了一個請的姿勢,隨後快走幾步在前麵引路。

段立業緊隨其後,那中年人則跟在他的身邊,開口說道:“特使大人,我們最近這段時間的運營報告已經寫好了,煩請您待會兒抽時間過目一下。”

段立業嗯了一聲,冇多說話,這冷峻的態度,讓那中年人更是緊張無比。

葉辰則跟在段立業的身後,將這些人的表現儘收眼底,眼見這些人惶恐無比的樣子,他心中反而放鬆下來。

眼下這幫人正在極度的恐懼之中,想來這裡的驍騎衛和死士們,這些天一定也都寢食難安,這絕對是策反他們的絕佳時

機!

-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