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葉苑繁體小説閲讀 > 都市 > 萬古神帝 > 第3953章 如日中天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萬古神帝 第3953章 如日中天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天庭的每一座聖域,都長寬三萬裡,隻有達到大聖境界的修士才能占據其一,做為領土。

每一座聖域的邊界,每一座聖山、洞府,皆佈置有防禦陣法。

但,麵對天尊級的戰鬥餘波,這些陣法形同虛設,頃刻間,灰飛煙滅。不少來不及撤退的修士,直接化為風中紅沙。

這是冇有辦法避免的,但凡張若塵有一絲婦人之仁,就一定會付出更大的代價。

「劈啪!」

如同大江大河的雷電,穿梭天地,橫貫南北,碾平一座座巍峨聖山和宏偉高原。

天尊級的血液,灑落在江河、峽穀之中,令河道乾枯,峽穀異化。

「唰唰!」

破風聲接連不斷響起。

井道人和五行觀的修士,最先衝入太極四象圖印,成片的道觀建築,漂浮在少陰「神海」之上。

緊接著,真理神殿飛入少陽「神山」,坐落山巔。

帝祖神君帶來的諸神,還有軒轅漣帶來的十萬天兵天將,冇有進入太極四象圖印。

他們冇有五行觀和真理神殿這樣的抵禦之物,無法承受張若塵體內神氣蘊含的陽屬性力量。

在五行觀和真理神殿的修士加持下,張若塵猶如揹著一張眾生神圖,擁有無窮無儘的力量,將神秘劍修完全壓製。

神秘劍修傷得越來越重,肉身的傷勢,已經難以癒合。

他欲要將戰場,引向南瞻部洲。

他不相信,麵對巨大的傷亡,張若塵和天庭修士還能繼續戰下去。

在天罰神光和天條秩序開啟的情況下,他不可能逃得出天庭。

既然逃不掉,那麼唯一活命的辦法,就是要讓對方意識到,殺一位天尊級,必須要付他們不能承受的巨大代價。

「你走不掉!」

張若塵一掌拍出,無數雷電從掌心湧出,打得空間紊亂,將欲要跨越空間前往南瞻部洲的神秘劍修逼得退回。

繼而,張若塵手掌撐天,天穹出現一片洪荒世界。

不像是光影,如同真正的洪荒世界跨越時間和空間,降臨到這個時代。

是地鼎的本源力量,衍化出來的洪荒世界。

鼎身位於世界中心。

神秘劍修深知九鼎的厲害,當今天庭,除了天罰神光和天條秩序,唯一能夠置他於死地的,隻有九鼎。

他爆發出急速,向天人書院而去。

「哪裡走?」

張若塵揮手向下按去的同時,地鼎和洪荒世界齊齊落下。

「轟隆隆!」

戰場最中心的這座天宇,是由數千座聖域組成,遭受地鼎一擊,幾乎所有地貌儘毀。

塵土如灰色波浪,向外蔓延。

神秘劍修從濃密的塵土中衝出,身軀破爛不堪,體內骨頭不知斷了多少根。但,那雙眼睛,始終鋒銳,戰意和殺意更加濃烈了!

天尊級的強悍,讓包括神靈在內的所有修士震撼。

「這是不死之身嗎?傳說,修為達到不滅無量,幾乎就不可能被殺死了!」有神靈喃喃道。

井道人道:「放屁!那可是地鼎,憑它的特殊威能,已經煉殺了多少諸天和不滅無量?剛纔那一擊,不滅無量被擊中,也得化為微粒。就算不死,也休想再恢複到巔峰修為。不過天尊級……」

以井道人不滅無量初期的修為,對天尊級的境界,自然是渴望無比。

特彆是眼下親眼見到天尊級近乎不死不滅的強悍,怕是將整個西牛賀州都拆了,也難以將其鎮壓。

難怪當初,包括昊天和怒天神尊在內,合天庭、地獄多位至強

才能將雷罰天尊分屍。又花費萬年時間,才能徹底磨滅。

恐怕半祖要殺天尊級,也不是輕而易舉的事。

「唰!」

沉淵神劍拖出一道數百裡長的明耀尾巴,追上神秘劍修,刺入他本已破爛的身體,將他幾乎釘在地上。

「如日中天。」

張若塵絕不可能讓神秘劍修趕迴天庭,捏緊拳頭。

拳套中發出的麒麟長嘯,響徹宇宙。

麒麟光影比天庭大陸還要龐大,體態猙獰。

而張若塵的法相光影,騎在麒麟光影背上,四道雷電光柱從宇宙中和西牛賀州相連,轟鳴震九霄,氣韻通古今。

這一拳,並非不動明王拳,而是張若塵凝聚出十團陽屬性道光後,自悟出的一招至剛至陽的拳法。與麒麟拳套結合後,威能無窮。

麵對「如日中天」這招拳勁,神秘劍修欲要拔出穿入體內的沉淵神劍,卻發現自己手掌上的規則和秩序,竟被劍的力量虛化,繼而消失。

「這是……」

「轟!」

拳勁落下。

神秘劍修被I張若塵攔腰打斷成兩截,兩截殘軀焦黑,如遭雷劈火燒。

就是這時,千骨女帝攜帶時間神殿,衝入太極四象圖印。

神殿坐落在「玉樹墨月」之下。

神秘劍修的兩截殘軀,欲要沖天逃走,卻被張若塵手持沉淵神劍相繼劈落下來,墜落在滿是雷電的大地上。

禪冰、修辰天神、千骨女帝,還有數不儘的時間神殿修士,手捏印訣,釋放時間規則和時間印記光點。

頓時,張若塵腳下的大地,很快就被光點覆蓋。

彙聚在此處的時間奧義,已經超過五成,將天地間的時間規則源源不斷引過來,凝化成一株越來越龐大的玉樹。

神秘劍修的兩截殘軀,被壓在了玉樹之下。

由神氣、規則、秩序、印記凝成的白色根鬚,將殘軀拉扯向左右兩邊,緊緊禁錮。

隨著玉樹不斷生長,彙聚的時間力量越強,神秘劍修爆發出來的反抗波動便越弱。最後,被凍結在兩塊「絕對自我時間神冰」中。

這棵玉樹,是根據太陰「玉樹墨月」的道蘊凝化而成。

恰好,「玉樹墨月」最初乃是由時間之道和黑暗之道衍化而來。兩種道,相輔相成。

張若塵站在玉樹下,雙手緩緩虛托抬起。

玉樹便將神秘劍修體內的黑暗力量,一縷縷吸收,沿著樹乾向上,源源不斷彙聚。

像是,要凝聚出一輪新的墨月。

「唰!唰!唰!」

五行觀、真理神殿、時間神殿的修士,從太極四象圖印中飛落下來,望著眼前直通雲層的玉樹。

直到看見被鎮壓在玉樹下的兩截焦黑殘軀,他們才終於相信,自己參與了鎮壓天尊級的戰鬥。

哪怕他們隻出了一份微薄的力量,心中依舊激動萬分,血液沸騰。

這是可以吹噓一輩子的榮耀!

甚至,他們的子孫,都可繼續吹噓下去。

有人低聲道:「天尊級也不過如此嘛!」

這話像是說出了所有人的心聲,







(adsbygoogle = window.adsbygoogle || []).psh({});



寂靜一個呼吸後,傳出一片笑聲。

所有的壓抑和緊張,儘皆消散。

今後麵對再強大的敵人,再凶險的危局,他們都有自信,可以從容應對。

他們很清楚,這種榮耀和自信,都是張若塵帶給他們的,否則,他們連天尊級的一道眼神都不可能承受得住!

一位時間神殿的神靈,依舊以曾經的稱呼,道:「大長老,我們願意跟隨你繼續

征戰,無論對手是誰。」

「要不……去天外戰黑暗詭異?」項楚南道。

雖然在場不少修士都知「三大半祖戰黑暗詭異」的事,但,依舊躍躍欲試。

這一戰,將他們的膽氣,徹底打了出來。

修辰天神冷冷一笑,覺得天庭的這些修士就是在找死,真以為藏身太極四象圖印就不會死?

修為不夠強,隨便一道震勁,就能殺死他們。

張若塵緩緩抬起頭,看向天外。

就再神秘劍修被鎮壓的那一刻,劍神殿中,燃燒起黑色火焰。如一位修士被逼入絕境,隻能施展燃燒血液和壽元的秘術一般,劍神殿內爆發出來的氣息節節攀升。

空間劇烈扭曲,使得天庭大陸和閻羅族世界樹的位置發生了偏移,出現破綻。

劍神殿衝出天罰神光的壓製,撞飛數十件神器,消失在虛無世界中。

同時,一道類似聲音的意念,傳入所有神靈的腦海:「量劫之前,必有始祖之禍。幽冥地牢破,天庭地獄滅。」

望著劍神殿消失,天庭和地獄界無人敢去追。

脫離天庭大陸和世界樹,去追一個三大半祖都留不住的詭異,與送死有什麼區彆?天尊級去追,也絕對是死。

天庭內部,世界樹種,所有修士臉上都露出不甘又無奈的神色。

這種可以鎮壓黑暗詭異的機會,今後,絕對不可能再有了!

閻寰宇的神音,響徹世界樹,道:「所謂黑暗量劫,也不過如此,根本敵不過眾生之力。」

軒轅太真的神音傳向天庭各大聖域,道:「這一戰之前,誰敢相信我們能贏?但我們贏了!」

真理殿主知道他是為了提振士氣,於是,跟著說道:「黑暗量劫尚且需要施展自損的秘術,才能逃走。」

赤霞飛仙穀穀主道:「黑暗量劫顯然付出了慘重代價,代價大到祂已經無力報複,否則,祂必會闖入天庭宇宙,屠戮諸界。」

頓時,天庭大陸上的各界修士,和閻羅族世界樹中的地獄界修士,陷入沸騰般的勝利狂歡中。

是啊!

這一戰之前,在他們看來,黑暗詭異就是傳說中的「量劫」,是「長生不死者」。是決定一切生死的「天」,不可戰勝,甚至不可凝視。

但,黑暗詭異敗了,逃得那麼狼狽,付出了巨大代價。

這說明隻要眾誌成城,冇有什麼不可戰勝。

始祖也必須敗!

長生不死者也必須死!

但,隻有神靈知道,事情冇有那麼簡單。

黑暗詭異離開時的那番話,太值得尋味。祂的退走,或許另有更深層次原因。

當然,最重要的原因,肯定還是因為西牛賀州的戰鬥塵埃落定,羅慟羅被煉殺,神秘劍修被鎮壓,打破第二儒祖始祖界封印的希望落空。

天庭大陸和閻羅族世界樹皆開始後移,要保持相對安全的距離。

天庭各界的神靈,陸續回到西牛賀州。

有的在收集神秘劍修的血液;有的施展五行神通,恢覆被破壞的地貌;有的在施展生命大術,讓焦土恢複生機;有的在施雲布雨;有的在重建道場。

隻要西牛賀州還在,憑藉天庭濃厚的天地之氣,許多破壞冇有那麼嚴重的聖域,可以迅速恢複如初。

這一戰,逝者無數。

軒轅漣帶著大批天宮的天官,前去安撫其親友,拿出钜額的資源撫卹。

一切都在往好的方向發展!

大家都相信,很快就能恢複如初,重新回到那個鼎盛熱鬨的盛世,不會再有戰火波及到天庭。

……

半個月後。

真理殿主和赤霞飛仙穀穀主代表天宮,來到天人書院。

神秘劍修被移送到了第九重天宇世界,鎮壓他的時間玉樹高達數十萬丈,光華瑩瑩,不斷灑落光雨。

半個月來,張若塵和禪冰使用了許多手段加固時間玉樹,以確保萬無一失。

「冇有帝塵的允許,任何人不得踏入第九重天宇世界。」

真理殿主和赤霞飛仙穀穀主被元笙,攔在了界外。

禪冰能破入天尊級,不僅是因為她自身積累雄渾,更因為張若塵將洛水交給了她。

煉殺羅慟羅,元笙所得雖不如禪冰,但也順利破境至不滅無量中期。

以她這等修為,自然不懼真理殿主和赤霞飛仙穀穀主,態度極為強硬。

真理殿主和赤霞飛仙穀穀主麵麵相覷,尷尬的同時,卻也意識到張若塵現在非同小可的分量。

不滅中期的存在,對他都是馬首是瞻。

天庭和地獄界的天尊,纔有這個資格。

張若塵傳音出去:「殿主和穀主不是外人,請他們進來吧!」

不多時,U看書 www.kanshu.com真理殿主和赤霞飛仙穀穀主出現到時間玉樹下。二人看著張若塵挺拔的背影,皆是情不自禁的生出欲要躬身行禮的念頭。

雖念頭一閃而逝,但已經讓她們驚駭莫名。

這說明,張若塵擊敗神秘劍修養成的「勢」,已經快要達到破她們心唸的地步。

張若塵畢竟年輕,而且大勢初成,無法像昊天那樣收放自如。

「我以為來的會是軒轅太真,或者重明老祖。」張若塵道。

真理殿主已將心神完全收斂,道:「帝塵可清楚那劍修是什麼來曆?」

(https://)

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:。手機版閱讀網址: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